世界杯记者手记D6:带上足球,行走在静静的顿河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发表时间:2018-06-19 15:40:58
顿河畔罗斯托夫城外广袤的农田。记者 毛建军摄
顿河畔罗斯托夫城外广袤的农田。记者 毛建军摄

  中新网客户端顿河畔罗斯托夫6月19日电(记者王牧青)静静的顿河畔,崭新的罗斯托夫体育场就像一片洁白的羽毛,其独特的外形,归功于著名的列宾美院。这是一座拥有222年历史的老城,配得上如此的高规格。

  结束了4日4城4赛的紧凑行程,笔者终于迎来了没有比赛的转场日。午后时分,在顿河的北岸步道,点上一扎当地啤酒,在树荫下的长椅小坐,目力所及之内,河对岸是茂密的树林,和那片洁白的“羽毛”。

  在中国,顿河不只是一条河。肖洛霍夫的长篇巨著《静静的顿河》,曾以小说和电影的形式,塑造了一代人心中的苏联印象――宽阔奔腾的顿河、一望无际的草原和闪着金黄的田园。甚至,35岁就写完《静静的顿河》四部曲的肖洛霍夫,被当时的年轻人视作是文学偶像。

  80年一晃而过,顿河畔罗斯托夫仍尽力保留着当年肖洛霍夫笔下的部分模样,比如湍急流淌的河水,老城区的小马路,尤其是城市边缘壮阔的麦田,仿佛还闪着金黄色的光。

顿河和罗斯托夫体育场。记者 王牧青 摄
顿河和罗斯托夫体育场。记者 王牧青 摄

  世界杯比赛期间,在顿河畔著名的“列夫别尔顿海滩”,哥萨克的骑兵团长挥舞着马鞭,引领着一场生动的马术表演。鞭子的指向,正是1公里外的罗斯托夫体育场。

  几乎每名球迷,都会登上架在河上的大桥,拍一张体育场与顿河的合影。这座大桥是从城里去球场的必经之路,桥上风大,风声与湍流的水声叠加,完全盖住了几百米外大喇叭播放的世界杯主题音乐。即使是足球世界杯,也不能打扰顿河的静默。

  坐在河畔,笔者很难不去联想。1天前,巴西球星内马尔在这里黯然神伤。出道以来,天赋出众的内马尔历经许多坎坷,巴西在本土世界杯1-7不敌德国的比赛,他因伤重无法出场。看台之上,内马尔目睹了桑巴足球百年来的最惨痛失利。

  2017年,内马尔从巴萨转会巴黎,转会支出超过了2亿欧元。有激进的球迷指责内马尔,在职业前途与金钱之间,巴西人屈服给了后者。

安静的顿河河滩。记者 王牧青 摄
顿河河畔。记者 王牧青 摄

  可能,肖洛霍夫笔下的葛利高里也曾面临类似抉择,面对命运的引诱和惩罚,为感情或人生信条,在某个需要胜利的场合,他没法出场。厚重而复杂的故事,往往来源于真实的生活。

  问当地一名叫苏查切夫的出租车司机,俄罗斯当代的年轻人还读《静静的顿河》吗?30多岁的苏查切夫回答,不确定,但大多数人都知道吧。

  时间洗刷着过去,也创造新的未来。世界杯之后,新建的罗斯托夫体育场将成为俄超罗斯托夫俱乐部的新主场,和未来几十年的新城市地标。

  多年以来,顿河一直静静地注视着身边,包括正热闹的世界杯。这之中的过客,有为命运挣扎的葛利高里,也有等待捷报的内马尔,还有更多的、不甘于在平凡中生老病死的普通人。(完)

上一篇: 每日一星:凯恩确位――新三狮之新领袖

下一篇:葡萄牙队主帅:C罗很棒 但球队还有其他22名球员 神纹战记 神纹战记

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美食

旅游吧

微旅行

悦览天下

苏ICP备13001326号-3 版权所有 教育导航网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gae102@163.com
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